關於部落格
翱翔天際找尋天外的天空,You`re the One,以收集為主題
  • 123414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等待的時光

 

記得剛開始潛水時,我的等待是從入水的那一刻開始的,呼吸急促,排出的空氣形成一連串急躁的水泡,飄升至水面,周遭的魚族也敏感偵測到這不尋常的騷動……

 

圖/aPple Wu
我蜷縮在甲板的躺椅上,翻看小說,偶然抬頭,廣袤海面像液態的晶藍寶石,一波波流轉、湧動,炫目的光芒,讓我幾乎感受到瞳孔迅速收縮成一線,像豔陽下的貓咪。

先前近一個小時在海中,儘管手腳皮膚有些發皺,上岸後還是得沖洗身上的鹽分,因此,頭髮鎮日濕淋淋的,被風吹得有點涼意,便將椅子挪到陽光下,讓菲律賓赤 道附近的烈日把身體內外多餘的濕氣烘焙乾爽,此刻一點也不覺得毒辣。我背對著光,像冷血動物般吸熱取暖,繼續看書,等到感覺背部有些灼燙,手腳也溫熱,估 量方才變得黑紫的唇色該回復原有的樣子,便又挪回遮蔭處。

水面的休息時間,像電視連續劇中,阻斷精采劇情的煩人廣告,是夾在二次潛水中無可奈何的等待,只為了排除在海中二三大氣壓下體內所累積的氮殘,如果可以, 有人也許寧願一整天都置身珊瑚礁魚群中。但我一直喜歡在船上的時光,更甚於下水,雖然潛水也是一段華麗的時光,不過那要經過很久之後,當我逐漸克服對海的 重重恐懼才能真正享有。

記得剛開始潛水時,我的等待是從入水的那一刻開始的,呼吸急促,排出的空氣形成一連串急躁的水泡,飄升至水面,周遭的魚族也敏感偵測到這不尋常的騷動,睜 凸了眼遠遠地警戒著。我無暇欣賞美麗的珊瑚礁,眼光只牢牢盯住電腦表上的時間和深度,彷彿下海只是為了儘快上岸,可以雙腳踩踏在實際的物體上,而不是虛浮 載沉,可以自在的呼吸而不必擔心耗氣過度,所以時時留心氣瓶的殘壓。上了岸,照理說,可以鬆弛緊繃的精神了,但我卻在短暫的休憩之後,隨著再一次下水的時 間逐漸接近,精神像一根繩索,逐漸絞緊,到後來糾結成一團。直至最近幾年,才算真正享受這短暫的水面休憩時光。

剛剛在一旁打撲克牌喧譁鬥鬧的潛伴,不知何時沉寂了下來,大概以今晚的啤酒資作賭注,已經分出勝負,又禁不起這軟綿綿的風吹船盪,一一熄了鬥志,遂各自尋 個角落小憩。還有人在結束行程後,便將直接投入忙碌的工作,再也不得空點選照片,重溫這趟海上假期,所以這短暫的時間也得分秒必爭,檢視海底攝影照片、剪 接錄影帶,整理歸檔,以免事後忘記拍攝地點。

我其實也該寫寫潛水日記的,記錄每一次的潛點、下水時間、出水時間、潛水最大深度、水溫、能見度、配重、出水後的殘壓、潛水過程中的所見所聞……像幾年前 剛剛拿到「Open Water」潛水執照時那樣,為了改進自己的技術鉅細靡遺做紀錄。當時,每次上岸梳洗完畢,教練便召集一群菜鳥,說明他方才在水下的觀察,以及處理突發事 件的經過。被點名改進的人當然難為情,有時竟對自己所犯的錯毫無所知。說也奇怪,就如同光線進入水中會折射般,下水之後,人的智力也會偏離正常運作軌道, 儘管自己多次練習、儘管教練多次叮嚀,還是無法避免犯錯,自己都無法置信,踏入水世界,大家又重新回到蹣跚學步的幼兒期,有些人沒有危機意識地跌跌撞撞、 有些人遲遲不敢跨出第一步,只不過場景由陸地換成海底。聽教練亦莊亦諧檢點失誤,潛伴間也彼此取笑,觀摩所做的紀錄,做完紀錄之後由教練、潛伴簽名見證。 水面上的休息時間總是這樣匆匆溜過,便又聽到導潛召集分散船上各角落的人,噹噹噹地敲著鐘聲,大喊:「Briefing……」

多虧了教練的緊迫盯人,每一次的檢討與記錄,才能慢慢提升技術,這些初學時的潛水日記,上面有同行潛伴的簽名,往往提供我日後回想的憑藉。隨著技術的熟 練,漸漸怠惰起來,不再做紀錄,卻也不怕日後淡忘,因為有這些勤奮的潛伴整理資料,以後可以商借,讓我有恃無恐,擁有更多餘裕,度過海上假期。

雖說等待下一次潛水,卻不覺得漫長,海風輕柔、白雲緩移、翻動書頁,時間像海面粼粼細細的波光,一逕閃爍,其實看不到無聊的間隙。

久坐覺得有些疲累,我起身閒晃。上船的第一天,船長已經介紹導潛、船員和船上設施,但我還是喜歡在狹窄的走道,順著風浪擺動的節奏,搖搖晃晃地逛,避開一 列空酒瓶,那是好幾晚累積下來的。每天夜潛結束之後才八、九點,離就寢時間尚早,沒有電視,船上燈光昏暗也不適合閱讀,眼睛容易酸澀,最好的消遣便是觀看 眾人的攝影作品,同一種生物因各人攝影角度和技巧而呈現不同的樣貌,看著這些影片,彷彿把白天的行程用多重角度、多重焦點快轉再現。看完便聚到頂層甲板喝 啤酒、聊天,看遠方閃爍的漁火,或岸上人家熒熒燈光,海上無遮掩的天空,偶爾可見流星畫過。船上燈光吸引一些夜行性的水族聚集,在藍黝黝的海水中忽地閃掠 一下身影,覬覦從船上拋下的食物。夜間船員也比較空閒,常聚在船後,用線綁了幾個放置碎肉的魚鉤,才下水便引得群魚爭食,有的上鉤,有的搶食成功又從容逃 逸。細浪一波波衝擊著船身,浪碎之後,換另一波撲上來,又徒勞地退下去。甲板上,一罐罐啤酒啵的一聲開了瓶蓋,幾回仰頭暢飲,形成一列瓶罐長龍。

船上的空間小,格局規畫極盡巧思,充分發揮收納的功能,兼具捉迷藏功能,船員們似乎只有在我們潛水的前後才會出現幫忙裝卸設備,其他時間則隱身在船中,難 得見著蹤影。此刻便四下悄然,唯一的動靜是廚房砧板篤篤篤地響。我在外探頭看看廚師在狹窄的空間準備食物,搭訕幾句,稱讚他很用心,幾天來的食物都沒有重 複,他對我的讚美有些靦腆,同時,對教練前一天上岸去採買食物,並且親自下廚大顯身手,覺得新鮮有趣,從沒有潛水團提出這樣的要求。難得他不會多心,以為 這個舉動意味我們不滿意他的烹飪技術。

但實際上,他應該要多心的。幾天下來吃的都是紅燒或煎烤、偏重鹹的口味,我們整天泡在海水已經夠了,身體實在不需要再倒進那麼多鹽,內外如此這般地輪番醃 製,實在吃不消。反正水面的休息時間長,教練乘機讓大夥上岸去觀光當地市集,買些食物或紀念品,自己煮鍋清淡的湯也別有趣味。只是,乘小船到就近岸邊的市 集並不如想像,大家興致勃勃換了些菲幣披索,打算捋起袖子喊價瞎拼。到了市集卻大失所望,這不是觀光客會造訪的景點,只是個偏僻小漁港,為了配合潛水,我 們又錯過了買賣最熱鬧的時候,只剩零星的攤販,有的甚至連攤販都稱不上,只用幾個臉盆、水桶裝些魚蝦蟹,蹲在地上,仰著頭招呼往來的人,在黝黑的膚色襯托 下,眼神特別晶亮。我們也蹲下身檢視魚貨。教練挑選好後,由當地導潛講價,成交。順便逛逛還營業的雜貨店,買些當地芒果乾、蝦餅、魷魚絲。回船上煮的湯也 沒有什麼特別訣竅,雖然廚師對湯稱讚不已,但其實教練只用薑絲和蔥段調味,讓人懷疑,如果不是他有意過獎,便是他不清楚我們習慣清淡的口味,說來並無特殊 之處。

繼續繞到船尾,用來接駁到淺礁區潛水的二艘小船由纜繩拖曳著,在晴空下隨波浪左右流之,像奔跑的小女孩腦後飛揚起來的二根辮子。眾人的防寒衣正晾曬著,花 稍、帥氣、高矮寬瘦不一的身形,逐風獵獵翻飛,乍見之下,那飄灑姿勢彷彿潛伴正列隊海中,沿峭壁放流潛。明天的此刻,船就要兼程返回港口。為安全起見,上 飛機的二十四小時前必須結束最後一次潛水,船員會替大家沖洗完裝備一一晾曬著,以免太過潮濕導致托運行李超重。

豔陽及海風照拂下,這些濕淋淋的裝備會越來越輕盈,潛水之行結束後,剪裁合身的防寒衣,保護主人長時間在水中不致失溫、避免被銳利的礁石割傷、被水母珊瑚 水螅等的毒棘刺傷,它是忠實而擅長等待的夥伴,將蜷縮著身子,進入行李箱中短暫幽眠,浮力補償裝置、蛙鞋、面鏡在側,等待主人下一次出遊,將它輕聲喚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