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翱翔天際找尋天外的天空,You`re the One,以收集為主題
  • 129188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桃色電影院-玩咖尬宅爸〉當當別人 反省自己

(圖/UIP)

文/羅斯提

將心比心,這種勸世金句在現實生活中是行不通的。因為沒幾個人能有真正的同理心,於是好萊塢才熱愛上演「靈魂出竅」老梗戲碼,把兩個人靈魂互換,擁抱彼此的身體那一刻,這才是真正的「將心比心」。

看自己總覺不足 看別人總感羨慕

電影《玩咖尬宅爸》敘述花花公子米契和超級工作狂戴夫是超級麻吉,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各方面默契一級棒,不過兩人個性卻南轅北轍。米契生活漫無條理,而戴夫要求嚴謹精準;米契每晚需要不同女人陪伴入睡,而戴夫必須面對白天工作繁忙,入夜後還得哄兩個小娃換尿布餵奶。兩位好友在各自生活節奏中,互相羨慕彼此日子。

米契其實也希望有個穩定的家,和盡情寵愛他的小孩;戴夫則渴望自由,因為他一路從學生時代到出社會都是一位出色的模範生,從來沒體驗過生活的樂趣。結果就這麼陰錯陽差地,兩人剛好同時對著許願池許願,於是老天爺就幫助他們一圓互換身分的美夢。當然,所有這類電影的公式,互換靈魂後,一開始真的滿足雙方的美夢,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別人的生活也比較有趣,但很快地,他們就會發現互換身體後的麻煩事,遠比好玩的事多太多。

忽略自己的獨一無二 放大他人的點滴優勢

人們永遠難以滿足現境狀態,不管是精神上的慾望或是肉體上的追求,所以,羨慕別人是永無止盡的現在進行式。我們往往忽略自己的獨一無二,而放大欣賞他人的點滴優勢。米契看似玩世不恭,但他拿兩性哲學當成創意,破解嚴肅的商壇競爭,若換成戴夫執行,恐怕還無法如魚得水替公司解決併購危機。而戴夫長期困在責任與期許,結果變成一位經常進退兩難的中年男子。

進退之間進行修正 扮演別人不如做自己

《玩咖尬宅爸》很簡單地點出兩位好友的一進一退,米契找到機會修正生存法則,讓半途而廢不再存在於他的人生字典裡。戴夫找到機會按下生活暫停鍵,尋到過去十來年沒體驗過的玩樂放鬆。

我們開始問自己,人的行為價值觀究竟是在哪一個時期定型的呢?是因為什麼樣的先天後天環境而決定我們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呢?否則,既然我們常羨慕別人的世界,為何這類影片往往最後都是回到初始起點。原來我們還是最習慣做自己吧!不管是《辣媽辣妹》或是《小姐好辣》等片,電影裡賣弄他人風騷對照自己的苦惱,那些博君一笑的橋段往往能直擊人心,但其實觀眾的笑點就是因為反映了現況的無奈。

我們過度習慣耽溺現境,習慣面對這些無奈。你視這些嘆息是常態,怨天尤人地日過一日,所以看到這類交換靈魂、互換身體的喜劇段落,觀眾們總是忍不住想像著,解釋成自己的短暫逃離出軌。電影裡的兩個小時,就像是一小段輪迴,寄望從他人/來生尋找彌補自己/此生的不足。

事實上,《玩咖尬宅爸》一直提醒我們自己的可貴之處,除此之外,也鼓勵觀眾誠實面對所有慾望。人不可能永遠處於高標,不管是情感或是工作,要當個眾人羨慕的高材生,永遠讓眾人以仰角行注目禮,那既不適切也不合理。影片雖是嬉笑惡搞、荒謬而低級地談論這類主題,但最後提供雙方一個最務實的角度回到各自身分。

脫序人生回歸正軌 多點勇氣相信自己

或許人生永遠駛在常理風情裡,你就望著另一個平行時空而自艾自憐,你可以脫軌失序,但要記得回到正軌。脫軌偏移並非萬惡不赦,只是讓你多份勇氣相信自己可以是外國的月亮。雖然沒有比較圓,但會比較甘願

藝人洪其德 追隨陳綢當志工
酒鴐肇事的藝人洪其德(中)被陳綢阿嬤(右)感動,立志追隨阿嬤當義工。(記者陳鳳麗攝)

〔記者陳鳳麗/南投報導〕酒駕肇禍後,過去一起飲酒作樂的麻吉一夕消失,嘗盡人情冷暖的藝人洪其德,被埔里陳綢阿嬤溫暖的安慰和無私的奉獻感動,立志追隨阿嬤當司法志工,並幫阿嬤鼓勵幫助迷途的少年。

三年前酒駕撞死一名洗碗工,飽受輿論抨擊的藝人洪其德,這場酒駕車禍讓他跌入人生谷底,經南投地檢署主任觀護人李孟珍牽線,到南投來當志工,日前到埔里良顯堂酒駕團體現身說法。

洪其德分享自身經驗的同時,地檢署也介紹陳綢阿嬤帶領迷途少年的故事。當阿嬤聽到洪其德在出事後嘗盡人情冷暖,忍不住牽起他的手,安慰他「有阿嬤牽手,做錯的事說出來,以後就會走過挫折與考驗」,洪其德感動地流下淚來,並表示,要追隨阿嬤當志工,未來少年家園成立後,願意來帶活動。

馬上、枕上、廁上

     一般人起初都不太了解為什麼走廊上不能放東西,如果走廊上堆著鞋櫃、置物櫃,一旦發生災害,就會影響逃生,所以走廊還是保持乾淨,什麼都不放才好。

     大腦裡的走廊也是一樣的。若在原本就不寬的走道上亂堆一通,將導致走道更狹窄,阻礙通行,一不小心,還有可能造成此路不通的局面。忘卻力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把大腦裡的走廊打掃乾淨。然而如此理所當然的事,也會因為一個差錯而堵塞、發生異常,忘卻力身負重責大任,它會透過打掃與整理,讓思路保持暢通,以應變各種狀況。

     歐陽修是中國北宋的政治家與學者,他曾說推敲文章的最佳時機有三上──馬上、枕上、廁上,也就是現代的通勤時、早上張開雙眼時、上廁所時。這可能不包括上廁所迅速的人。

     為什麼這些時候適合思考呢?因為它們正是去除雜念、大腦走廊最乾淨的時候。三上也可說是最適合忘記的場所。

     思考事物、推敲文章前,必須先靠忘卻力讓大腦變乾淨,才能好好運作。

     說是說馬上,但人並非一騎上馬就能立刻開始想東想西。必須先放空一會兒,等待忘卻力發揮作用才行,當然這段時間的長短因人而異。總之,少了忘卻力就不是三上了。我對三上當中的如廁多少抱持疑問,因為不知時間是否足夠。說不定只是為了增添趣味而硬湊上去的,畢竟實際上應該不至於忙到得帶稿進廁所寫吧。

     通勤交通工具就是現代的馬上,但加以利用的人並不多。

     過去很多人在電車裡看書,讓拜訪日本的外國人印象深刻,可惜最近少了許多,習慣看報的人可能會擔心影響旁人,就不在電車上看了,而盯著手機的年輕人可能是在看簡訊吧!大部分的人都在發呆,其中也有人閉上眼睛,他們是否在想事情便不得而知,不知從何時起,我們學會了什麼都不想,把腦袋放空,既不感到無聊,也不覺得寂寞。

     這時,忘卻力讓這些人的大腦變乾淨,最適合思考,可是大部分的人卻不懂得思考,只會白白浪費時間。其中或許也有正在思考的人,卻絲毫沒有散發出那種思考中的氣息,可見大腦非常乾淨。對了,坐火車出遠門時,車上的振動會促進消化,所以肚子很快就餓了,有人會一路吃到底。大腦與此類似,一旦受到搖晃,忘卻力就比平常更加速運作,坐在交通工具上的十分鐘,比平常呆呆站著的十分鐘,更能促進忘卻力運作。三上當中首推馬上、車上。

     另外,我記得蒙田曾說,若不偶爾晃一下腦袋就會睡著,所以得起來走一走。這也道出忘卻力一事。

     至於枕上,則如前所述,指的是早上起床前的時候,這裡就不再贅述了。枕上的忘記比馬上、車上的徹底,就這點來看,它也非常適合思考。

     (更多精采內容,請詳見平安文化出版《先忘後記人生整理術》)

這讓我聯想到油電混合車。它將電力動力導入汽油車中,在發動與熄火前後,也就是汽油消耗量最大的時候,把汽油引擎切換成電力系統動力。藉著汽油與電力的並用,創造出低公害的環保車輛。

     一直以來,知識分子光靠「知識」這個汽油運作,易置身於知性不活躍的危險當中,好比汽車會造成公害一般。若能適時將動力轉換成電力系統,就能減少「知害」。

     只知道讀書,很容易變成不會思考的人。現代教育普及,知識過剩的讀書人比從前多。儘管如此,不論社會或個人,都尚未對此有所警覺。

     讀書只能循著別人的思考軌跡走,再怎麼走都無法超越作者。

     所以不妨先把書擱在一旁,思考書本接下來的內容。

     此時,就輪到忘卻力登場了。

     之前抱著書不放,把書闔上的那一刻起就能馬上思考--實際上並沒有上述這麼厲害的大腦存在,不像油電混合車可以簡單地按鈕轉換。

     如果產生些許飽和感,也就是讀到疲倦的時候,那就休息吧!千萬不要伸手拿別本書,盡情放空發呆吧!這好比之前提到的「睡午覺」,大腦獲得新鮮空氣之後,也不要回到書本上,請進行一下思考。因為大腦留著書本的餘韻,多少受過刺激,與平常不一樣的想法便會油然而生。

     不過,持續思考兩、三個小時也實非明智之舉,絕對想不出什麼好東西。

     快就是思考的優點,思緒瞬間能奔馳千里,三分鐘的思考可能是十頁、二十頁書的內容。藉著休息、忘記,持續累積思考。即使是大忙人,也不可能挪不出兩、三分鐘來思考。

     一般似乎認為思考與工作衝突,然而混合式思考可以讓工作與思考隨時互相轉換。

     油電混合車是基於新思考發展出的技術,而擁有混合式思考的人過去並不存在,是一個新人種。擔任其中轉換角色的忘卻力,被賦予了新意義。

     我們必須確立透過記憶與思考來運作的新生活方式,忘卻力將會是幕後的一大功臣。忘卻力終於可以擺脫自古以來的偏見,成為創造新文化的動力。

     忘卻力不劣於記憶力,是人類精神活動不可或缺的作用力。年幼時,忘卻力較活躍,學會文字之後卻退化了,甚至偶爾出現故障,因此人才漸漸否定忘卻力的價值,想想真是不幸。

     為了採用理智混合式的生活方式,大腦必須要能切換功能,而忘卻力扮演的就是執行切換的角色。

 讀書不忘休息

     俗話說「在鄉下做學問,不如在京城睡午覺」,意思是「在知識水準較高的都市,自然見識廣、知識豐」(學研《故事諺語辭典》)。

     如果稍微改變角度,也可以這麼解釋:在鄉下猛啃書,不如在都市悠哉地學習。為什麼在鄉下猛啃書不行,看起來再怎麼懶散的都市人也贏過鄉下人?儘管你覺得不可思議,但事實就是如此。

     首先,競爭對象是一個因素。在鄉下,有心做學問的人並不多,得靠自己孤軍奮鬥,由於周遭欠缺競爭對象,很容易自我滿足,以為自己很厲害、沒人比自己強,當起一山之王,這麼一來,人自然會鬆懈,小看學習,相反地,都市裡競爭者眾,不可以輸的意識較強,自然充滿緊張感,即使偶爾休息片刻,都有充足的進步。人因競爭而成長,只有自己一個人默默努力並不容易看到成果。

     另外,鄉下人不懂得休息。他們時間多,從早念到晚其實會造成反效果。長時間持續做同一件事的話,效率會降低,成果會變小,這就是所謂的收穫遞減法則。假設一小時能得到A的成果,照理說兩小時應該能得到2A的成果,事實卻不然,只有2A-X。時間愈長,X愈大,成果愈小。如果每天坐在書桌前,連續不休息地念十小時,只能得到10A-10X。而都市人面對競爭對象充斥的忙碌生活,一定不會忘記要休息。不論休息時看起來有多麼懶散,那段時間其實正好會促進大腦活性化。假設一天念三小時,也能得到接近3A的成果,幾乎沒有X。當然就贏過鄉下的10A-10X,呼應了一開始提出的「在鄉下做學問,不如在京城睡午覺」。

     換句話說,休息是不可或缺的。

     不能沒有忘記的時間。

     休閒娛樂(recreation)的原意包含休息、停止的積極作用。如果不讓用腦過度的大腦休息一下,就無法吸收之後的新事物。一旦少了整理大腦的時間、忘記的時間,人就很難進步。不休息、猛啃書的拚命三郎,其成長空間有限,讀書不忘休息才是聰明的做法。

     增強思考、刪除知識

     學問就是學習獲得知識,這種想法至今仍普遍存在,所以我們只能一味地讀書。讀書可增進知識,不過就像前面提到的,由於收穫遞減法則的存在,人並非讀得多,知識就完全成正比增加。擠在大腦裡的知識很可能會對當事人有害,像知識過多造成的知識性代謝症候群便是其中一例。

     一直以來,這個社會都認為知識至上,說不定還樂見知識性代謝症候群呢!當知識巨人──電腦出現之後,才了解人類無法光靠知識而活,畢竟人類的知識贏不了電腦,總算認同知識性代謝症候群是個棘手病症了。

     一旦罹患知識性代謝症候群、知識過多症,就很不容易康復。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解決之道,方法有兩種。

     一是丟掉、忘記多餘、低價值的知識或資訊。它不像丟棄家庭垃圾那樣簡單,因為記憶與意識有關,一旦打算記住,絕大部分都會停留在記憶裡。

     相反地,人很難有意識地去忘記非知識型的記憶。經常是想忘卻忘不了,想記的東西反而忘光了。忘記就是一件無法隨心所欲的難纏事。

     二是藉由思考來刪除知識。一般認為知識與思考,兩者的關係並不好。其實何止不好,簡直是水火不容。知識討厭思考,它一心等待事物被記憶。人類的思考能力與增加的知識量是成反比的。知識與思考互補,知道不等於知識,但有了知識就不需要思考。

     若能善加利用這種關係,就能矯正知識性代謝症候群。增強思考就可以刪除知識。

時代不同了,現在我們身處於各種資訊的漩渦當中。知識不再侷限於書本或印刷品,從電視、廣播、電話,到最近令人敬畏的手機,這一切都讓我們更加忙碌。生活中充滿噪音、擁擠的人群,以及眼睛看不到、耳朵聽不見的音波。只要一靠近,就會受到波動影響。我們很容易在人群裡感到疲倦,因為人類氣息也是一種情報,置身人群中等於是暴露在大量資訊情報中。

     即使人不去意識環境中的資訊,它們也會深刻地留存在腦裡、心裡,受到儲存。若不迅速消化、刪除,便可能陷入類似脹氣、便祕或腸閉塞的認知心理狀態。

     進入人體的資訊量大增,可是卻缺乏相對應的排泄能力,導致阻塞的嚴重事態,不少心理異常的起因都是如此。

     然而,排泄力無法瞬間增加,速度追不上接收力,這就是所謂的「忘記不全症」。

     主要負責進行排出、排泄資訊的就是忘卻力,不讓它大展身手是不行的。忘卻力原本就是一個攸關生死的重要機能,它充分具備處理一般情況下獲取到的情報、資訊以及記憶的能力。可是,在這個學習社會、資訊社會裡,人接收的資訊、知識與刺激太多了,正常的忘卻力早已不堪負荷,壓力也相應產生。

     自然的忘卻力作用在之後的章節會提到,不過我們已經知道記憶資訊過多時,更是需要忘卻力的一臂之力。

     然而長久以來,我們總是被叮嚀「不可以忘掉、記清楚」,突然要我們加強忘記,還真是令人手足無措。

     要記憶時,我們多少可以努力去記,可是怎樣做才能忘記呢?不禁讓人想反問:「你是認真的嗎?」

     「怎麼做才能忘記」是個關鍵問題,應該早點找到好方法才是。首先,必須拋棄「忘卻力性惡說」的錯誤觀念與偏見。人如果肯定記憶的重要性,就該肯定忘卻力一點也不遜於記憶力,擁有相同的重要性。不,對人類來說,忘卻力應該比記憶力更重要。

     記憶力好就是聰明人,健忘就是頭腦笨的證據。這實在有損忘卻力之名,是個天大的誤會。首先必須擁有正確的觀念。

     這麼一來,高齡者大可不必感歎健忘或覺得丟臉。保留腐敗的知識或資訊的殘渣並不是一件好事。總之,把大腦清乾淨的首要任務就是忘卻力,讓忘卻力更加活躍。有時候忘過頭,連重要的事也會忘掉,但你也會因此感到神清氣爽。我希望大家漸漸學會忘記,甚至培養出「為此感到慶幸開心」的雅量。

     知識性不活躍的人不妨強化忘卻力

     學習量大、工作繁忙、必須吸收龐大資訊的人,若不強化相對應的忘卻力、努力忘記的話,便無法期待精神會處在多健康的狀態。總而言之,從事文科學問或職業的人能否加強忘卻力,將大大左右成果。

     如啃書蟲一般死讀書的人,最後常變成別人口中的「什麼都知道的笨蛋」。這就是因為他們只有進沒有出,導致腦袋不靈光的小悲劇。

     記憶力好的人一旦不小心「忘記自己應該要去忘記」,就會發生知性閉塞症狀;記憶力不好的人反而不用擔心。擁有強大忘卻力的高齡者多忘事,就算學習新事物也不會發生便祕狀況。七十歲才接觸學習外語,倒也挺優雅的。

     一般認為記憶、學習才能變聰明,話雖沒錯,但千萬別忘記要先好好整理大腦。整理就是丟掉多餘的東西、除去礙事的東西──也就是忘記。忘不在記之後,而在記之前,這就是忘卻論。

     一直以來,大家都認為記憶力好的人可以成大事,健忘的人無法成事,現在也該是矯正偏見的時候了,請速速拋棄「不可忘記」的觀念。如果少了忘卻力的潛移默化,知性的破綻立刻就會出現。只要稍加留意,不難發現身邊的無數例子。

     記憶力與忘卻力乃一體兩面。

 知識性便祕俱增?

     人每天吃三餐,攝取多種食物營養,若欠缺適當充分的飲食,就會有礙健康。不能吃太多也不能吃太少,一定要適量才行,不過做不到這一點,把身體搞壞的人也不在少數。

     食物進了胃袋,經過適當地消化、分解,才在腸道吸收營養成分,最後將殘渣排泄到體外,這當中若有任何一環出問題就會生病。

     最後的排泄機能經常被忽略,可是卻具有出乎意料的重大意義,飲食、排便、睡眠正常乃健康的基礎,長久以來,排便卻不受重視,讓這年頭便祕者不斷增加,尤其是都市小學生的便祕比例愈來愈高了,值得大家注意。這現象似乎也可以做象徵性的解讀。

     也就是說,現在有愈來愈多的小孩有知識性便祕的問題。

     雖然以前的小孩吃得沒有現在營養,可是他們的活動量相對較大,能好好消化吸收食物、正常排便,不像現在的小孩吃得豐富營養,卻缺少消耗卡路里的活動,導致排泄不正常。

     說到課業,以前的小學生無憂無慮。鄉下小孩的家裡,除了教科書之外,根本沒有其他書。沒有訂報的家庭佔多數,大人即使訂了報紙也不愛讓小孩看,有小孩看了報紙,問爸媽「什麼是結婚」而遭到一頓斥責,也有小孩以為「女朋友」不是日文,直到上國中英文課時,才知道第三人稱的女性也稱為「她」而滿臉通紅。總之,那時知識貧乏得可憐。

     在那個缺乏知識的年代,就算把所有的知識都裝進大腦裡也不礙事,玩耍之間就會不知不覺地忘記,完全不會囤積。多數人呈現腦袋空空的狀態,也不用擔心知識性便祕的問題。

     對當時的人來說,知識愈多愈好,記憶力愈強愈好。反正絕對不會造成知識性便祕。

前言/人為了創新思考,必須借助於忘卻力

     忘掉也沒關係。聰明的人即使健忘,還是有聰明的頭腦。再說,人為了創新思考,必須借助於忘卻力。

     這麼想,看事物的角度似乎就不一樣了。

     我們從小就被教導「不可以忘記、不可以忘記」,並且記憶力強的就等於聰明、就是好學生,差的就是笨學生,另外,如果考試忘記答案,就會被扣分──其實啊,這時候我們應該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測驗我們記了多少的考試」也就是「測驗我們忘了多少的考試」嘛!

     遺忘長久以來被視為缺點,相較於記憶力,可說是受到了相當不公平的對待,從來就沒有人出面替它「洗刷冤屈」。

     就拿我自己來說吧!過去以來我也經常忘東忘西,因健忘導致失敗的經驗可說是多到數不清,對遺忘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好感啦──但轉機往往出現在令人意想不到的時候。

     還記得,大學畢業前寫論文時,每個人都會陷入苦戰狀態,但平日用功、知識豐富的同學,卻更顯得手足無措、遲遲無法決定論文的題目;反倒是平日偷懶、不太念書的學生會(當然不是全部都會)提出令人意外的有趣題目,相較於記憶型的人,他們至少更有辦法找到具備原創性的題目,想法更自由、更跳脫框架──而這就是我肯定忘卻力的開始。

     為什麼知識和獨立思考之間沒有連結呢?若不提忘卻力,就無法說明兩者的關係。唯有先忘記大部分的知識,才能與原本的知識保持距離,進行原創思考。等著讓人利用的知識不具備思考創造力,甚至會阻礙自由的思考。

     因此我想出了一個忘卻論,認為忘與記如同表裡。「未經加工」的知識沒有用處,唯有經過忘卻力的洗禮,枯萎的知識才能創造出新的可能──這個道理好比木匠沒辦法用未經處理的木頭蓋房子一樣。

     一直以來,我都想為忘卻力辯護,為什麼它長久以來被討厭、被畏懼、被貶抑呢?難道沒有任何事跡可以拿來稱讚忘卻力嗎?我默默開始留意日常生活中的大小事,但可惜的是,在日本找不到。然而有趣的是,在歐洲卻有一些肯定忘卻力的名言,在此,我舉出三個例子:

     1.擁有博引旁徵的記憶的確優秀,不過擁有忘卻力的能力才是大器的證據。(阿爾伯特?哈伯德)

     2.偶爾忘記知道的事才是重要的。(英國諺語)

     3.回憶是人生的點綴,但忘卻力才讓人活得下去。(恩里科)

     接下來你會發現,本書提出的忘卻論比上述說法更容易讓人理解,本質上更重視心靈運作的原理。

     近年來,發展超級迅速的電腦讓人類記憶力的價值暴跌,位階愈高的知識分子,受到的衝擊應該愈大,由此可知,倘若人們意識到電腦的存在再去思考人類的智能活動,就會明白創造性思考才是最符合人性的活動,而忘卻力就是促使獨創性發揚光大的最佳方法。我也是抱持著這種想法,撰寫完書中的每一篇文章。

     本書不是一個循序論述的忘卻理論書,而是與忘卻力相關的獨立文章文集,請自由選擇閱讀的順序。

偶爾,他會不經意透露些銳氣,那個直率衝撞的邱澤還是在的。我問他還玩樂團嗎,他說很久沒碰了。

「玩樂團,某種程度都透露出不願妥協的部分。在那個年紀,手裡有把吉他就覺得我可以改變什麼。《絲絨金礦》裡有句台詞,當時聽到時心裡被戳了一下,他說『原本以為我們都可以改變這世界,沒想到最後改變的是自己。』以前我真的覺得,我真的可以改變些什麼,我要改變那些自己認為是假的事情。剛進這圈子,感覺大家都在演,卻不知道到底為了什麼。」

「人跟人之間相處變得很奇怪。後來我知道是溝通方式的問題,別人換種方式跟我溝通,我就認為不自然。我在試著跟對方溝通時,發現對方不懂,乾脆索性關上門不講。」有些事,後來他逐漸懂了。「以前大概有點精神潔癖,從A到B間若過程出了點問題或順序顛倒,就會覺得不對勁吧。」不不,其實這團火沒有滅,只是換一種燃燒的速度。

取得方程式賽車手資格的邱澤,對這極限運動的熱愛從言談間洩漏的興奮便可知一二。「方程式賽車是地面上的戰鬥機,上賽車道是要簽生死狀的,所以你的求生意志要非常強烈,會因此變得非常冷靜,因為所有事情都不能輕忽。而上了賽道以後,就像進入另一個世界,所有東西都很不真實,日常生活邏輯在這裡是無法套用的。」

邱澤常覺得自己正業是車手,副業是演員,「每個車手在日常生活裡的每一秒,都是在為比賽作準備…」說得好像他在螢幕上認真詮釋痞公子,心裡念的卻是以全速搶進彎道的快感。

「我是個玩樂主義者,不管作什麼,生活就是要像遊戲。有時難免感覺痛苦,但我會設法讓自己那樣想像。和過去的我比起來,我還是無法決定,現在的我究竟是進步還退步。以前那樣雖然激烈,可又覺得,活著好像不就應該那樣嗎?雖然得罪不少人,但我始終都堅信自己是對的。我覺得貫徹信仰跟相信初衷都很難,現在雖然姿態放低了,但我知道自己的內心並沒有改變太多。」

邱澤很誠實地喃喃坦白,對於過去的自己其實抱著難以割捨,但他不介意換個方式和演藝圈打交道,畢竟,人生本來就會有捨有得嘛。

 

他們的思緒成謎,行動如風,一出手卻每叫人驚豔。他們不擅言詞,其實是喜歡以實際行動取代字句,醞釀一場關於征服的美夢。

邱澤  以不變的心貫徹信仰

必須承認,當邱澤侃侃而談時,讓我稍稍鬆一口氣。過去邱澤像團火,裡頭燃燒著太多的外顯情緒和不確定,行經之處必留下焦黑的痕跡…但我錯了,又或者這屬於「年輕時」的邱澤。如今他頂著一頭清爽俐落的短髮,看上去反倒更顯年輕,言談之間卻常把過去的自己抓出來修理給我看。

「以前真的比較叛逆,看什麼都不順眼,算是憤青,現在的我是假文青,沒事都宅在家裡,或去咖啡廳看書。」他笑笑說,招牌長睫毛上沾著陽光。對台灣觀眾而言他消失了好一陣,其實這期間他都在日本、新加坡和大陸工作,剛在內地上映的《愛情睡醒了》頗獲好評,而台灣偶像劇《小資女孩向前衝》也累積一票忠實粉絲。在外頭這麼闖蕩一趟以後,邱澤說自己現在耐心變好,凡是會儘量先替別人著想。「但是當然自己講不客觀。」他不好意思笑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