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翱翔天際找尋天外的天空,You`re the One,以收集為主題
  • 129188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遊民攝影展 拍下流浪視界

給窮忙年代下的艱苦人:

     杏姨,前幾天夢見您。夢裡,您面容憔悴,好像想跟我說什麼。醒來,我獨坐在地板,想著,現在對您來說,算是個解脫嗎?一幕幕您在世時的身影,襲湧心頭。

     這些年來,杏姨隻身在台北街頭,上了年紀,一眼幾近失明,孱弱的身軀,拎著、背著大大小小的包裹,這些除了露宿街頭時禦寒保暖的衣物與睡袋,大部分都是四處撿拾與好心人士送您的舊物,杏姨就靠在二手市集賣舊物維生。

     說是維生,但好幾次深夜,我跟著您一起四處回收舊物,回到二手市集叫賣,一整天下來,收入常常只是幾個銅板。杏姨常常看著鋪在地上的舊物,哀嘆著,生意不好。卻又懷著一股希望,希望哪天收入比較穩定了,就可以租個小房間。不用再忍受睡街頭被驅趕,或是人身安全遭受攻擊的危險。然後,也想回下港,看看二十年前,因長期不堪先生家暴離家後,從此未再見面的兒子。老有所終,是杏姨您生前最大心願,然而,臨終前,未能實現。

     相較於「遊民」、「街友」等帶有負面歧視的稱謂,我們常自稱是「艱苦人」,很多時候,有苦說不出。成為遊民,落至社會最底層,就像是從一 ○一大樓,一路往下墜,要再爬上來,談何容易?但是,曾經有遊民說到,看看那片水泥砌築成的紅磚牆,看似沒有任何生機,草株卻在縫隙中找到生存的契機。

     我們何嘗不是如此,就像是夾縫中求生存的草一般,在餐風露宿的現實磨難裡,找尋生命的出口、再起的力量。成為遊民,不是永世註定;流浪,是一時的。我們也看到身邊許多曾經有過共同遭遇的朋友們,努力地讓自己脫離街頭。

     每當朋友們高興地分享,找到比較穩定的工作,生活比較安定了,自己經常是憂喜參半。像前陣子,阿山找到知名電子公司作業員的工作,以為至少可以租房子了,萬萬沒想到,做了一個半月,公司以訂單縮減為由,資遣派遣員工。阿山被資遣了。

     工作不穩定,使得我們如同身處於峽谷,搖搖晃晃地走在鋼索上,儘管步步小心,但只要風一來,隨時會踩空,就再次毫無攔阻地跌落谷底。在峽谷裡,我們不想走在鋼索上,我們要的是可以攀爬而上的穩固繩索。這些繩索,需要我們一同努力搭建。路途儘管滿佈荊棘,但我們已經開始,讓我們一起加油!

     最後,要跟這些年在台北街頭認識、遇見的朋友們,說聲謝謝。從你們身上,學習很多,謝謝你們將豐富的人生閱歷與我分享,謝謝你們的關心。同時,謝謝一同為實踐弱勢發聲,現在與曾經不畏汙名,勇敢挺身而出,一起共同努力的朋友。

     希望朋友們,保重身體,健康平安!郭盈靖

遊民在台灣街頭四處流浪,像是「寄居蟹」,只得日夜換殼以求一席棲身之地。但是你可曾看清楚在角落的他們?難道遊民就是不努力、不工作?難道他們只能像幽靈那樣活著?漂泊,不代表無所事事,更非與世隔絕。

來自台灣角落的心聲

 

 

《歲月印痕》攝影:追影。遊民終日漂泊,不知這雙腳掌在社會底層走過多少心酸路。(當代漂泊/提供)
來到台北婦女中心,台灣當代漂泊協會今年7月在此舉辦巡迴攝影展,為期三個月,展出的攝影作品全是街友們三年來的精心之作。郭盈靖帶著兩位街友,追影和阿成,前來分享他們的作品,初見略顯羞澀,一談起自己的創作卻顯得意氣風發。

 

遊民是誰? 出乎你想像

 

「遊民大多都希望總有一天能脫離街頭。」郭盈靖,畢業於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目前在社福機構擔任社工,也是遊民行動聯盟召集人,有感於台灣社會對街友的印象異常偏差,於是從2007年一路帶領遊民們突破重圍,在2010年成立「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的前身是「漂泊新聞網」,一個由街友組成的新聞團隊,親自上陣講出遊民的心聲,企圖澄清主流媒體對於遊民的錯誤報導,進而撕下社會對他們貼上的重重標籤:懶惰、不工作、骯髒、具攻擊性。

根據當代漂泊2010年在台北車站進行的調查中指出,遊民並非好吃懶做、遊手好閒,工作比例高達七成(71.4%),其中近七成以打零工為主(68.6%),包括舉牌、清潔工、工地粗工、出陣頭等。

 

窮到底 就可能落為遊民

 

其實「遊民」和「工作窮人」僅一步之遙,郭盈靖表示,這些窮人隨時都有可能經由層層關卡淪落下來;可能一旦工廠倒閉,或是派遣工作契約終止之後,這些人便轉眼失業。失業的時候不會馬上變遊民,那時候還有家庭,可是當親友支持網絡相繼抽離,就會再掉下去,如果又沒有資格申請社會福利時,才會逐漸掉到最底層。

從穩定工作淪為打零工、從固定儲蓄淪為傾家蕩產,最終不得不像隻寄居蟹露宿街頭。郭盈靖說:「他們是歷經重重挫折掉到谷底,我們想要幫助遊民的身心狀態重回軌道」。

「現在很多街友面臨一個棘手的問題,就是家當常常被清掉,一般人或許認為那只是垃圾,但卻是他們每天生活的必需品。」一旦沒有衣服換洗、沒有睡袋鋪地,他們等於生活一切又歸零。假使長期不斷承受社會惡意侵犯,遊民當然會有很大的挫折感,導致越來越消沉與避世。

 

只有遊民又窮又忙?

 

面對「三十未立、四十窮忙、五十逼退、六十老而無養」的社會集體焦慮,當代漂泊企圖從「工作貧窮」的思維來看待底層階級。郭盈靖表示,遊民是在勞動市場中被排除的族群,就算被吸納也只能從事邊緣的工作;但矛盾的是,遊民大多為中高齡,長期在街頭生活已讓身體逐漸弱化,卻只能選擇從事高勞力的工作,結果微薄薪水還是難以應付生活所需。

一個月賺不到五千元的底層人,即使在台北只能住進月租兩、三千元的隔板屋、破舊污穢的一坪斗室,只要能安身立命,他們還是想死命保住租屋的能力,只好一半以上的薪水都拿來繳房租。

為了幫助「勞苦終日、居無定所」的底層人發聲,當代漂泊在今年6月起發行《窮忙年代》雙月報,編輯群少不了遊民的參與;內容主要介紹遊民的生存現況、探討國內外勞動與貧窮相關議題,希望底層人透過自主發聲,揭露製造貧窮的社會結構、翻轉社會大眾對於底層人的無感與迷思。

鉅觀而論,遊民是資本主義運作之下的產物,他們來自於一個有缺陷的社會結構,而不是說這個社會十分健全,所以遊民的問題完全出於個人因素。因此,社會更須關注的是,這些人會落到社會底層,到底是台灣的社會結構出了什麼問題,導致產出這樣的位置?遊民有沒有可能在其中找到途徑翻轉?

郭盈靖呼籲,當務之急必須帶動社會建立「友善街頭空間」,及重建社會觀看遊民的角度,了解這群人從何而來。同時,當代漂泊也希望幫助街友「自立」脫離街頭,透過機制讓他們自覺,替自己發聲也是相當重要的過程。

 

史無前例! 遊民攝影班成立

 

延續漂泊新聞網的熱情,他們選擇更簡易的拍攝方式展現底層生活,於是在美國南伊利諾大學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博士候選人戴瑜慧的發起下,並擔任講師,以及郭盈靖負責總籌企劃,在2008年夏天立下創舉,帶領街友們成立攝影班。

郭盈靖憶起,在開課之前,成員們接觸到一個香港攝影集,呈現香港遊民的生活狀況,由於照片多為黑白照,而且再現的街友總是窮困潦倒,於是他們開始擔心了起來。

原來,成員自認處境落魄,為什麼遊民本身還要拍出窮困潦倒的同伴呢?因此,當時成員以同理心設想,認為這順應了社會既定的遊民印象,變相支持遊民理應落魄,反而會對自己與其他遊民遭受二度傷害。

於是,攝影班開放遊民隨意記錄生活中的感觸,成員們手上拿著募捐而得的數位相機,或是志工們勒緊腰帶買的即可拍,從一開始「給我太浪費」的自卑感,歷經一次次的視界發掘,不斷累積心靈出走的成就感,逐漸在底層生活萌生自信。

遊民們鏡頭下的焦點,可以是工作之餘巧遇的花草、在公園閒聊的社區居民、出陣頭工作的仗勢、街頭上惺惺相惜的底層人、或是漂泊旅程中的一隅。如果沒有遊民的視野,或許社會就難以重新認識習以為常的台灣角落。

 

攝影展 紀實反映底層生活

 

至今成立已四年的攝影班,期間辦過三場攝影展,每次展出都為台灣社會創造了底層奇蹟。郭盈靖說,前兩年大家比較會拍美麗的事物,第三年有一位成員「追影」提議,他們應該鼓起勇氣,貼近遊民的生存問題,於是決定聚焦最根本的「居住權」。

2010年「居無定所攝影展」中,紀實反映台灣底層勞動者的生存困境。一張台北101大樓聳立眼前、四周豪宅環簇的照片,郭盈靖說,這是某位遊民要去 101附近洗牆時,突然感觸很深,於是拍了下來。他覺得諷刺的是,遊民大多從事跟建築相關的工作,例如舉牌、洗牆、作粗工,可是自己連租個房子都極為困難,「一牆之隔,卻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她認為,攝影展除了讓社會大眾看到遊民的才華,更重要的是,透過分享生活,讓社會增進對遊民的了解,才得以翻轉以往的刻板印象,進而在互動中增添同理心。同時,遊民也在其中重建自信,憑藉這股動力,有人會開始積極找工作,開始覺得活著還有許多可能。

 

有美感 生活就會改變

 

 

街友追影眼神熠熠地分享他的攝影創作,以及在底層流浪的心聲。(汪正翔/攝影)
追影,今年66歲,可以說是攝影班元老級成員。「一開始會顧忌拍照,後來覺得滿好的,可以抓出很多社會上不為人知的角落,」追影有條不紊地說,自己並非專業攝影師,但是希望可以呈現社會上被忽略的問題,最重要的是,為遊民講出心聲。

談論藝術很有獨到見解的追影說:「完美,不見得就是好的,不要跟大家一樣,要突破。」或許這就是為什麼追影總能拍出扣人心弦的照片。他眼神熠熠地道出彷彿緊守在心中許久,卻是無庸置疑的信念:「一個人在世上一定要對美感多少有涉入,對生活就有幫助。有美感,就會去改變」。

他自認攝影技術不好,而且時間有限,「我們也要工作、要生活,不是每天真的都在流浪,然後領便當而已,」只要沒有工作就會帶著相機走在街上,在隨拍路途中紀錄生活。

 

社區與遊民 相知相惜

 

追影指著一張伯伯若有所思望向遠方的照片,他說這位伯伯已經八十多歲,那時在社區公園遇到他,想要幫他拍出人年紀大了,會時常回憶從前的神情。

「其實並不見得社區居民全都會排斥遊民,他看了很喜歡、很高興啊,還有送他作紀念,一生中能有多少機會上鏡頭!」原來,在這個數位影像氾濫的時代,個人晉升攝影主角早已不足為奇,不過對底層人來說,上鏡頭卻仍是無比隆重。

 

公共空間 遊民勿入?

 

看著另一張公園座椅的照片,追影講來特別憤憤不平。「我那時候發現這個座椅,根本是對遊民的排斥,椅子中間硬是加上一條橫槓,很明顯的就是不要給我們躺,絕對不是出於美觀需要,這是很嚴重的藐視和污辱」!

追影說明,公園應該是一個公共空間,但是他認為卻暗藏階級之分,像是一個「標本」,只想要呈現非常美好的形象,但是實則企圖潛移默化地隔離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何需誇讚 已對得起良心

 

身為攝影展固定班底的追影欣慰地說,攝影班成立至今,的確逐漸看到一股改變,遊民和社會雙方都有改變,不僅遊民變得更注重清潔,社會也開始提升對遊民的認同,比較不會流於攻擊。

「我們不需要一種頒獎性質的炫耀方式。」追影強調,他們只是做該做的事,出發點正確,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為社會開啟另類觀點,那就是有成果了,並非獲得別人對他們誇讚就能滿足。

街友的心聲遍佈街頭巷弄,卻鮮少有人駐足傾聽。當他們開始嘗試透過自己的力量發聲,去推翻招致污名化的遊民形象,希望社會終究能了解,漂泊的人生同樣值得尊重與鼓勵。

 

採訪後記

 

當我問起追影最近生活有什麼困難,他只回我一句:「忍得了。現在生活上遇到的困難都過得去,只希望讓社會聽到我們的心聲。」如果他們已決定為了未來活著,我實在不忍心再去追問那些悲傷的往日。

這又想起盈靖說過,遊民之所以也喜歡拍下美好的事物,那是因為他們就是普通人啊,他們不喜歡拍窮困潦倒,就是因為他們想要跟普通人一樣,一樣開心過日子。

看著追影和阿成並肩離開的背影,他們可能又要去討生活,或是去拍照,我想我永遠會記得,無論身處在社會多底層,我還是能遇到最善良、最踏實的人。

「人類之所以不斷進步,並不是因為我們的天分愈來愈高:達爾文的演化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看到效果。所以,一定是因為大家花更多的時間練習,練習得更勤、練習方式也更聰明的緣故。」--施雅德

     「大多數高爾夫球員最感到挫折的不是缺乏天分,而是沒有辦法始終如一地揮桿擊出好球。而要做到這點,唯一的辦法唯有多練習。」--高爾夫球選手尼可勞斯

     一九九五年一月,我生平第一次成為英國排名第一的乒乓球選手,我想各位也會同意,這算是很大的成就。突然之間,才二十四歲的我開始經常受邀去學校演講,暢談成為國際體壇明星的歷程,我往往帶著贏得的金牌去唬唬那些小孩。

     乒乓球在英國很風行,運動人口高達二百四十萬,桌球協會有三萬名付費會員,幾千支球隊,頂尖的乒乓球高手也累積了可觀的財富。但是,我到底有什麼特別?我之所以能在運動上表現非凡,是因為我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嗎?我想到一些特質:速度快、詭計多端、不屈不撓、有很好的心理韌性、能彈性應變、靈活敏捷及反應迅速。

     有時候,我也會讚嘆如此渺小的我,竟然擁有這麼豐富的技巧和能力,以至於能脫穎而出,超越其他成千上萬名同樣渴望達到巔峰的乒乓球選手,躍升第一名寶座。更奇怪的是,我生長在英格蘭東南部一個平凡小鎮的郊區,我既沒有銜著金湯匙出生,也沒有任何特權或優勢,更沒有裙帶關係可以依靠。我所締造的成績完全是個人的成就,是自己排除萬難、追求成功的奮鬥歷程。

     當然,許多頂尖運動選手或其他領域的頂尖高手也會告訴你同樣的故事。西方文化原本就鼓勵高度的個人主義,好萊塢充斥著這類故事,而且通常都濫情地披上了美國夢的糖衣。這些故事固然鼓舞人心,也很有娛樂效果,但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嗎?

     以下就是我在桌球壇崛起的故事,裡面包含了我過去不曾述說過的點點滴滴(因為會減損我非凡成就中的浪漫成分和個人色彩)。

     第一份幸運:球桌

     一九七八年,我的父母決定買一張乒乓球桌(是很高級的那種,上面還燙了金字),放在我們家的大車庫裡。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們始終說不出個所以然,因為他們兩人都不打乒乓球。我沒辦法說出實際的百分比,但是你可以想像,在我的家鄉,沒有幾個像我這樣年紀的青少年能擁有比賽規格的球桌,更別說還有一個大車庫,讓球桌可以一直擺在裡面了。所以,這是我的第一份幸運。

     第二份幸運:我哥哥

     我的第二份幸運是,哥哥安德魯和我一樣熱愛乒乓球。我們每天下課後會在車庫內連續打幾小時乒乓球:激烈的對打,測試彼此的反應夠不夠快,試驗新的旋球打法,也試用新球拍。我們有時候也邀請朋友過來,雖然他們通常對其他運動比較在行,但也很好奇我們的球技到底精進了多少。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快樂地累積了幾千小時的練習時數。

     第三份幸運:查特斯先生

     查特斯先生(Peter Charters)是當地的小學老師,他個子很高、留著小鬍子,眼睛炯炯有神,不喜歡傳統的教學方式,對運動有一股狂熱。學校所有的運動社團幾乎都找他當教練,他是足球校隊經理、學校運動日主辦人、羽球設備管理人,還發明一種叫「水桶球」的遊戲(一種即興的投籃遊戲)。

     不過查特斯最關心的還是乒乓球。他是英國頂尖的乒乓球教練,也是英格蘭桌球協會的資深會員。在他眼中,其他運動不過是他挖掘人才的前線...

人生是充滿比賽的競技場,不論面對自己的生命或在學校、職場,我們不斷面對輸贏挑戰,且我們都想贏而不想輸。輸贏之間真的與天賦有關嗎?為什麼有人在壓力下能夠勝出,卻有些人患得患失,因而陷入「撞牆」瓶頸;內在天賦、後天苦練和意志力,在輸贏間到底扮演什麼角色?

     為什麼英國有一群頂尖乒乓球高手全都住在同一條街上?他們有特殊DNA,還是巧合?作者根據自身及採訪其他人的經驗,花了多年思考與研究下列問題,揭開其中奧祕:

     莫札特是神童嗎?費德勒為什麼能成為網球界的奇才?

     畢卡索、貝克漢等人又為何如此成功?

     為什麼一百公尺短跑賽中,能跑出十秒以下佳績的短跑健將全是黑人?

     稱讚小孩很聰明,到底好不好?

     為什麼棒球球員都這麼迷信?

     如果成功的關鍵不在基因,那麼究竟是什麼?

     鍛鍊、鍛鍊、再鍛鍊究竟會讓成功如何彈向巔峰?

     英國奧運國手兼英國新聞獎得獎作家施雅德在《一萬小時的神奇威力》一書中,從遺傳學、心理學、經濟學及社會文化和運動學的觀點,分析人類的競爭天性與勝負關鍵因素,以及我們如何面對人生的賽局。

     香港投資專家及股評人黃國英曾建議投資人閱讀這本書,學習投資時應像運動員一般提升心理素質,管理自己的情緒。

開學了,你家寶貝回家有沒有出什麼狀況題給你呢?美國最新的《親職雜誌》和你分享破解小孩開學五大狀況題的秘笈,當父母的必看喔!

     狀況1:孩子說:「老師不喜歡我!」

     孩子剛上學,會非常在意新老師的一舉一動。有時候老師的一個小動作或是一句話,就讓孩子誤以為老師不喜歡他、老師討厭他。當孩子開始有這類的抱怨時,你先試著轉移孩子的注意力,問孩子:「今天在學校裡,你最喜歡的活動是什麼?」而不是問孩子:「你喜歡你們班的老師嗎?」以免強化孩子的負面印象。

     但是,當孩子持續抱怨一週以上,先問孩子,是在什麼情況下覺得老師不喜歡他?是老師說了什麼話,還是做了什麼舉動呢?當你弄清楚後,可以和老師碰面聊一聊孩子的煩惱。請秉持著「和老師一起解決問題」的心態,不是來指責老師。

     狀況2:孩子說:「下課沒有人跟我玩!」

     當你聽到孩子抱怨沒有人和他一起玩時,可以先回應孩子:「哇!你自己一個人玩?你是怎麼辦到的?」這樣可以讓孩子知道,這不是一件多麼麻煩的事。

     在小小孩的團體裡,有人落單、被忽略,是不容易被發現的。其他孩子在玩的時候,不會注意到你的孩子想要加入他們。你可以教孩子主動說:「嗨,我可以和你們一起玩嗎?」另一種可能是,或許其他孩子喜歡騎腳踏車,可是你的小孩喜歡跳繩,他希望其他人能加入他。在這個情況下,你可以鼓勵孩子去找找看哪裡也有在跳繩的小孩,並且和他一起玩。若是情況還是沒有改善,請老師幫忙觀察孩子在遊戲區的行為,並且請老師協助孩子加入一個團體。

     狀況3:老師在聯絡簿上寫:「小孩不守規矩。」

     當老師說你的孩子不遵守學校的規則時,你可以向老師問清楚孩子的狀況,然後和孩子說明學校的規則。另外,你也可以和老師一起樹立規則。例如,你的孩子課後不願意收拾,請老師特別給孩子一個規則,並且將這個規則沿用在家裡,讓孩子熟悉。你也可以問問老師是否願意和你一起給孩子獎勵標章,不論是在家裡還是在學校裡,當孩子遵守時,貼一個標章在他的書包上,這個方式,可以讓孩子了解到這項規則在家和在學校同等重要。

     狀況4:一直跑保健室

     當校護與你聯絡時,先確認孩子有沒有發燒、嘔吐、腹瀉等狀況,如果沒有,孩子往往可以回到班上去。為了測試孩子是不是心理因素,跟孩子說:「生病無法上學,更無法和其他同學一起玩。」如果這樣孩子依舊無法活躍起來,就真的是生病了。如果你發現孩子是在特定的課堂時間出現身體不舒服、頭痛、胃痛等症狀,很有可能是孩子的情緒在作祟。如果這個狀況發生了,試著和老師與校護討論看看如何化解孩子的困擾。

     狀況5:不談學校的事

     有些孩子,特別是內向的孩子,不會在冗長的學校生活後向父母報告他在學校的事情。不過,這不代表孩子在學校是不開心的。在放學的路上,不用急著問他,可以等到晚餐過後,或是孩子放鬆、願意開口談的時候。你也可以問孩子:「1到10分,1分是最糟糕的,10分是最棒的。幫你的學校生活打個分數吧。」如果孩子回答「8」,可以繼續問他:「為什麼是8分呢?」你也可以試著和孩子做一些活動,例如繪畫、玩玩具,藉由活動引導孩子說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