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翱翔天際找尋天外的天空,You`re the One,以收集為主題
  • 129188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成為巴黎櫥窗精品 勇於挑戰 打死不退

成為巴黎櫥窗精品 勇於挑戰 打死不退

 從台中大甲起家的巨大機械,39年前只是一家38人小工廠,如今成長為全球最大的自行車集團。早期台灣自行車曾因品質太差而賣不出去,如今「捷安特」成為巴黎香榭大道櫥窗裡的精品,國際自行車大賽冠軍車隊的首選,《富比士》雜誌連續多年評為「全球200家最佳小型企業」之一,劉金標以「捷安特」讓台灣在國際上發光發亮。

     劉金標創辦巨大機械的過程中,幾乎都是無中生有。早年,台灣沒有工業標準規格,他建立規格;沒有市場,他開拓市場;沒有品牌,他自創品牌;沒有國際化行銷人才,他就地取才。天生具有冒險精神的劉金標,是一個夢想的實踐者,透過自行車的雙輪,從台灣、中國大陸到歐洲,他一步一腳印,逐步建立巨大的自行車王國。

     美國好萊塢由威爾.史密斯主演的科幻電影「機械公敵」(I, Robot)描述2035年的芝加哥,影片中使用的是捷安特出品的未來車。但把鏡頭拉回到1972年的台中大甲,一片綠油油的稻田裡,劉金標與友人集資 400萬元,創辦了巨大機械,沒有人料到日後會成為全球最大自行車集團。

     如今,大甲除了有聞名遐邇的鎮瀾宮,更是巨大集團的總部,每年吸引許多歐美買主不遠千里而來,採購最新款高級自行車。

     荷蘭是巨大集團邁向全球化的第一站,1996年,阿姆斯特丹附近的萊利斯德市(Lelystad)為了感謝巨大到該處設廠,主動提供土地並將一條路命為「金標路」(Ling Liu weg),去年劉金標率領同仁到荷蘭騎車,終點站就是「金標路」,讓他「有回家的感覺」。此外,為了歡迎巨大到大陸昆山設廠,當地政府也把一條路命為「順帆路」,正好與巨大在大甲的路名相同。

     雖然做的是傳統產業,劉金標卻不是一個傳統的生意人。生於日治時期,橫跨兩個世紀的「標哥」,小學五年級以前學的是日文,接著才學中文、英文;儘管沒有顯赫的學歷,他充分發揮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不斷挑戰自我、與時俱進,帶領巨大走向全世界。從劉金標身上,我們看到了台灣人勇於挑戰、打死不退的精神;他堅定的毅力與決心,寫下了巨大的捷安特傳奇,更擦亮了台灣「自行車王國」的招牌。

女兒打工 標哥不放水 劉麗珠:當老爸OK 當老闆NO

 在子女眼中,劉金標是個工作狂。自行車新文化基金會執行長、劉金標大女兒劉麗珠接受記者專訪時,透露了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她說,大二時到巨大打工,父親公私分明與嚴厲作風,讓她打定主意,畢業後不去巨大工作,因為「跟他工作很痛苦,他當我爸爸很好,不要當我老闆。」

     外型亮麗的劉麗珠旅居美國十年,曾擔任北卡羅來納州華人協會會長、活躍於當地非營利組織。「妳在美國做的是沒錢工,乾脆回來幫我辦自行車日的活動。這是我們的節日!」劉金標興奮地談起自行車日,眼睛都亮了起來。在他的強力遊說下,劉麗珠收拾行囊回台灣,以前不騎自行車的她,現在開始騎自行車探索台北的大街小巷。

     劉麗珠大二暑假時到巨大公司打工,有一天工廠停電,中午爸爸邀請主管們到外頭吃飯,她想跟去,不料爸爸卻搖頭說「不行」。「爸爸從小很疼我,那天卻拒絕帶我一起去吃飯,我眼淚都流出來了。」「爸爸工作越來越忙,幾乎所有時間都被巨大綁住;從那時起,我越來越討厭巨大。」

     「有人說,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劉麗珠說:「現在回想起來,我可能是和巨大吃醋!」

     劉金標是一個非常有毅力的人。為了健康,原本喜愛抽雪茄、喝威士忌的他,有一天竟然主動戒掉菸酒,過起規律的生活。很少人知道,劉金標在騎車環島之前,曾罹患呼吸中止症。「那段時間爸爸晚上睡覺要戴著呼吸器,白天無精打采、不愛理人。」劉麗珠透露,有一回雲門舞集到台中表演《行草》,爸爸特別去欣賞,看完之後興奮地說:「我好了!」從此逐漸走出憂鬱。事後,劉麗珠發現,原來雲門的表演也有治療的功效。

     最令劉麗珠印象深刻的是,劉金標擔任自由車協會理事長期間,一九八七年首次在台灣舉辦國際自行車環台賽,邀請一百多位各國好手來參加。當時網路還未普及,全靠電話、傳真連繫。 今年承辦觀光局台灣自行車節年度大賽的劉麗珠說,「當年舉辦如此大規模活動,需要極大的組織與協調力,可以想見爸爸的毅力與決心有多強。」

單車傳教土 以品牌捍衛台灣

 近年來高科技電子產品越做越便宜,屬於傳統產業的自行車卻越賣越貴,八年來台灣出口平均單價成長了二倍。小野與我們最想了解,當年自行車門外漢「標哥」憑什麼把「捷安特」品牌做到兩岸第一大、歐美前三大,沒想到標哥坦白說,「全是被逼出來的。」面對台灣產業空洞化危機,他帶領協力廠商成立A- Team。「讓未來決定現在,我們全力發展高級車款,打破低價競爭的魔咒,以品牌捍衛台灣。」

     一九七二年投入自行車這一行時,標哥才發現,台灣連最基本的工業標準規格都沒有,台灣的產品到了國外,沒有零件可以更換,根本無法修理。「不僅螺絲與螺帽兜不起來,車圈與輪胎也配不起來;由於MIT的形象太壞,國外廠商不賣、也不修台灣的自行車。」

     創業四年 終盼到訂單

     創業前四年沒有訂單、沒有出貨,標哥全心做好一件事,即工業產品規格化。「當時資本很快燒光了,我到處借錢,從有錢借到沒錢。」銀行問說:「你們沒有訂單,也沒有客戶,以後要如何還錢?」標哥說,他當時也答不出來,幸賴姊姊杜劉月嬌全力支持,經過四年的練兵,他與總經理羅祥安終於分別從日本、美國爭取到第一批代工訂單,雖然只有三百台,卻讓巨大起死回生。

     一九八五年最大客戶Schwinn變心,對巨大是致命一擊。劉金標說,Schwinn是百年歷史的美國自行車品牌,對巨大的採購量最高達到七成五。有一天,他從坊間得知Schwinn準備到大陸設廠投資,「最大客戶抽單,我們一定倒。」「沒有自己的品牌,命運掌握在別人手上,做得再好,也得不到掌聲。」因此,他被迫必須走上自創品牌的路。「有人以為我有先見之明,其實,當時已經沒路了。」

     號召A-Team 做高級車款

     二○○三年,台灣自行車產業進入寒冬,台灣產業紛紛外移,卻是巨大公司的另一個轉捩點。標哥說,「當年很多人看我努力把總部設在台灣,大家都在笑,問說:你看得到明天嗎?」在小野訪談中,標哥以「捍衛台灣」來說明當年成立天龍特攻隊「A-Team」的苦心,「捷安特是台灣的品牌,如果台灣的產業空洞化,那捷安特就沒有了。因此,必須號召協力廠商共同來捍衛台灣。」

     「當時台商去大陸,多數進行低價競爭;我既然拚不過他們,乾脆放棄這些低價訂單,轉型做高級車款。」標哥自問:「憑巨大一家可以做起來嗎?」顯然不行,巨大身為龍頭廠,必須先釋放熱情,主動開放工廠給其他競爭對手參觀,定期開會討論,如今台灣平均出口單價從九十八美元成長至近三百美元,成果驚人。

     工作表現 靠的是智慧

     在國際化的過程中,最大困難是國際化人才難覓。標哥說,最缺的是國際行銷與財務人員,因此多半聘用當地人。「但外國人通常有優越感,不願意為台灣公司工作,總部設在台灣的巨大要整合海外各個據點,非常困難,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磨合,才逐漸形成利潤共享、產銷一體的模式。」

     回想一路走來過程,早年就讀台中高工機械科的標哥說,「我不是念書的料,但我很喜歡機械。後來我發現,學校考試好的人,不見得在企業有更好的表現,因為知識與智慧是不同的,要把事情做好,真正靠的是智慧。」

     用人哲學 重學習精神

     談到用人哲學,標哥最重視「學習意願」。他說,從學習意願、自信心、挑戰意願、品德等四個面向觀察,就知道一個人可不可以栽培。「學習精神非常重要,春江水暖鴨先知,經過不斷學習,逐漸產生信心,這就是讓未來決定現在。」創業之初,把公司取名為「巨大」,許多人嗤之以鼻,如今巨大真正成為全球最大的自行車集團。標哥說,「做夢也沒有想到,巨大集團會變得這麼大。」

     骨子裡有點叛逆個性、不服輸的標哥,成功地以品牌捍衛了台灣,也為台灣自行車產業開拓了新藍海。

大人用餐 偷學生意經 天生創業家 街頭智慧不怕輸

 劉金標出生於台中商業世家,父親經營日本、香港、上海、廈門間的貿易,更把台灣特有的香蕉乾、麻袋賣到日本去。由於父親經常在家裡請客,標哥從大人的談話中,學習到許多商場的「眉眉角角」,例如「大興不利大敗」、「欠錢跑主顧」(以上皆台語)等,這些「街頭智慧」迄今歷久彌新,也磨練出標哥愛挑戰的冒險精神。

     標哥說,小時候從餐桌上聽到大人談論商場生意經,讓他受用無窮。例如,經營大宗物資最重要的是「進場與出場的時機」。所謂「大興不利大敗」,指的是大宗物資行情變化很大,如果一下子漲得太快,那就要小心了。另一句台語繞口令「快熱快冷快臭酸、沒熱沒冷卡久長」形容景氣變化高低起伏,提醒人不能追高。

     此外,台灣早年賒帳風氣頗盛,標哥說,台語有一句話「欠錢跑主顧」,意指做生意最好不要讓人欠錢賒帳,否則客戶會跑掉,因為客戶沒錢還,就不敢再來買東西了。

     標哥是天生的創業家,在創辦巨大之前,曾從事許多行業,從罐頭、麵粉、螺絲、碳酸鈣、木材、運輸到養鰻魚,每隔二、三年就換新的玩。他說,「年輕時好奇、愛挑戰、有膽識、不怕失敗。即使失敗了也沒關係,當時我對失敗沒有很恐懼。」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標哥強調,「現在巨大集團龐大,要對員工、股東和社會負責,因此,我的危機感很大。」

糊塗 意外破紀錄 飆兵團征荷迷航 日騎逾百里

「不老騎士」劉金標的海外長征之旅,背後有一群死忠的車友,稱號為「飆兵團」,其中頗多知名人士,包括作家王文華、詞曲作家林秋離、熊美玲夫婦、名嘴蘭萱、尹乃菁、台中大里仁愛醫院副院長張之光及已故的廣告教父孫大偉等人,帶動社會名流騎車的風氣。

     「飆兵團」的由來,追溯到二○○九年的「京騎滬動」之行,當時有許多名人車友隨行。由於大陸公安全程實施交通管制,劉金標擔心擾民,所以一路狂飆,「我平常都是騎均速二十八公里,那一次,就在北京街頭飆到三十七公里。」

     沒想到,後面的車友跟得很辛苦。休息時候,大伙不禁開玩笑抱怨起來,孫大偉當場打趣把劉金標封為「飆兵團」團長,「飆兵團」就此成軍。原本有人提議要用「標兵團」,不過,個性低調的劉金標堅持不要把「標」字放進去,最後就以「飆兵團」命名。

     飆兵團跟著團長劉金標遠征海外,頭號粉絲是美亞鋼鐵公司董事長羅漢,他不僅熱愛騎車,還親自帶領員工環島,家中也珍藏多部捷安特的頂級車款,甚至有高達上萬美元的「專業競賽車」。

     在飆兵團的輝煌騎車紀錄中,最糗的一次,就是在荷蘭上演「迷路記」。原來當天的領騎人,雖然是荷蘭的車隊選手,但全程過於信賴GPS導航,一群人開開心心跟著奔波跋涉,一度騎到凹凸不平的石板路,就連鐵桿的飆兵團團員都有人腳抽筋,摔車跌倒,狀況百出。劉金標笑說,他每天騎車不曾超過一百公里,就是因為迷路,那天騎到終點時才發現,竟然一口氣騎了一百二十公里,「人如果要進步,就要學會裝糊塗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